我把詩歌寫在沙灘上,然後抹去,只讓海知道。 我把蕾絲穿在家居𥚃,等你來到……

那夜凌晨我穿上到 Lobster Bar 的蕾莎長裙,明明在家,卻穿上了 Manolo 的水鑚緞子晚裝鞋。 我把詩歌寫在沙灘上,然後抹去,只讓海知道。 我把蕾絲穿在家居𥚃,等你來到,只讓你鑒賞。